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48|回复: 0

救了一回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5 13: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84年(甲子)仲秋,记得是一个礼拜天的翌日下午,我正在丰城商品粮基地做职工宿舍二楼平板钢筋工程,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声鼎沸式声响,举目一视,原来是正南方向约一千米的雩上刘家着火,雩上刘家分新基老基二个村,着火的是老基。
    念书时,熟读“火光就是命令”,我立马从板梯上下来,以腾翅速度射向火升处。
    临近,极速环视,失火处是一所新建不出十年的一层瓦房,火屋北边也是一所新建的一层瓦房,此时天空虽然没有风,但由热浪招引来的空气流动是会有的,我估算气动会是自北而南向,旋即进入北向房屋。
    其时,村里众人早在着忙将屋里物件搬出屋外,似乎打算这幢房子就舍弃不要了。
    我疾步跨入左前间,没有楼梯,我一手稍稍拔出门鼎上的铁闩,脚一蹬,就上了楼,楼上举手即能触碰檩条,右手只一举一掀,二根椽条(屋角子)便让出了空档,接着又是一跃,上到屋面去,几脚将椽条踏出一个大窟窿。我一脚踩在斗砖墙上,一脚踏定檩条,朝屋外人群大声喊:快拿水来。于是乎,先前那些在地面往火点屋里墙上瞎泼的水,便上到了我的手里。
    举手将水递到我手里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不用问也能知道,此女肯定是该家的屋主,她的力气也蛮大,尿桶也能举得起。当然罗,等到泼泼撒撒经过几十双手的传送,十成水至少也跑掉了三四成。
    说一点亮点吧,我最初出现在屋面的场景,远远近近的观火人群中发出的是山呼般声响,或许是我头上那顶建筑用安全帽很闪亮吧。
    稍迟,丰城消防队员也上来了,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把拖着水带的龙头带上来,也只和我一样,手接下面的人递上来的千人水泼向火源。      又上来一个,这个后上来的小伙很会关照场面,他发现我们站的这幅屋后面的那幢屋门前放着二个油桶,就是装汽车拖拉机燃油的那种油桶,他问女人,女人答曰:“那是关公屋里的油桶”。
    消防队员下楼,前一个上来的也被叫了下去。
    我知道了二个事,失火后面房子的主人绰名叫“关公”,下去的二个年轻人是想到后面二个油桶会引火生爆。写到这里感觉发笑,我那里是无惧油爆的肉体呢?
    一姓人救火,且又是砖墙相隔的房屋,那里要得好久呢,不一时就将火魔降服。我在经过观火人群的时候,人群多在讲我是那幢受惊不小的屋里的亲戚。也难怪,世俗多会占据上风,不是亲戚那里会这么积极呢?
    回到工地,女同事说;“要去报告公司,要个表扬”。班长说:“千万不能声张,影响工作影响进度不说,万一有个皮伤肉痛,还会要公司出药钱。你这次没有事,以后都学你的样,未必不会有事,公司会喜欢吗”!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6-26 21:20 , Processed in 0.3168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