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55|回复: 7

麻省(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华裔吴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3 12: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麻省(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长初选 --- 华裔吴弭民调领先

麻州波士顿市长初选将于14日举行,华裔候选人吴弭在民调中领先。

麻州(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长初选将于14日举行,届时将会从众多候选人中筛选出两人参加11月的普选,目前的参选人中清一色都是有色人种,且以女性居多;其中双亲来自台湾的华裔候选人吴弭(Michelle Wu)民调领先。

前波士顿市长伟殊(Martin J. Walsh)在3月进入拜登内阁,担任劳工部长,也让波士顿市长的职位出缺;波士顿首位亚裔女市议员吴弭更是这次初选的一大亮点,民调领先其他候选人,支持度为25%至30%。

非裔代理市长珍妮(Kim Janey)与市议员坎贝尔(Andrea Campbell)、以及阿拉伯-波斯裔市议员埃塞比-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都以些微之差抢占第二;角逐选战的还有非裔前市府经济发展局局长巴洛斯(John Barros),但支持度只有个位数。

在2013年的地方选举中,波士顿市议会虽然大多仍以白人男性为主,最后角逐市长的候选人也都不例外,却也有像吴弭和非裔前市议员杰克森(Tito Jackson)这样的少数族群候选人斩露头角;前州府官员丽莎‧库克(Lisa Cook)形容:"对我来说,情势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转变。"

图片

麻州波士顿市长初选将于14日举行,华裔候选人吴弭(左)在民调中领先。



根据联邦人口普查局的数据,1980年波士顿人口仅56万3000人,中间虽然一度人口外流,但如今已反弹至67万5000人,市中心和海港地区也再度蓬勃发展;不过现阶段的白人人口仅占45%,受到中产阶级化的影响使得当地房租和房价更难以负担,大宗的有色人种族群渐渐被排除在外。

如今波士顿的主要人口多以有色人种为主,非裔与西语裔各占约19%,亚裔则占11%;波士顿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NAACP)前主席寇瑞(Michael Curry)对这次的市长初选乐观以对:"自1822年以来所有市长都是白人男性,他们错过很多有能力的人。"




--------------





美国《波士顿先驱报》2016年1月4日报道称,波士顿市议会4日投票选出市议长,该市首名华裔市议员吴弭(Michelle Wu)成功当选,成为波士顿106年以来的首名亚裔议长。同时,吴弭也是首名担任此要职的有色人种女性,是该市史上第三位女议长,任期为2016年至2018年。

据报道,吴弭在发表就职演说提到将致力于解决收入不平等,推动刑事司法体制改革,改善教育机会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吴弭表示,当前正处于历史不平等的阶段,机遇的缺乏已经导致波士顿鲜明分化。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市政府的工作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报道称,吴弭参加竞选的念头主要来自她的导师——首位女麻州地区联邦参议员沃伦。目前,波士顿女性比例已经过半,而市府中仅有一位女性议员,女性身份成了吴弭竞选中的一大关键。

4日早上,波士顿市议会在当地法纳尔大厅举行就职典礼。波士顿市长马丁•沃尔什说:“对于波士顿来说今天是令人激动的一天,市议会注入了新鲜血液。波士顿是一个处于上升阶段的城市,永远不会向后看。”

据悉,吴弭系华裔移民的女儿,于十多年前到波士顿并就读于哈佛大学,2013年开始竞选市议会医院的职位,成功跻身成为波士顿第二名亚裔市议员。吴弭曾任麻省联邦参议院沃伦(Elizabeth Warren)竞选团队的一员。她曾在芝加哥开创一家小茶餐厅的经历,让她非常关注小商业、教育和健保。在波士顿市长办公室工作期间,她帮助制作出了第一份申请餐馆营业执照的指南,更推动了波士顿餐车的发展

---

吴弥 1985年生。移民自台湾,毕业于哈佛,曾在芝加哥开创了一家小茶餐厅,后任麻省联邦参议院沃伦(Elizabeth Warren)竞选团队的一员。

2012年12月首次参选波士顿市议员。
2013年11月5日,成为波士顿市议员。

吴弥有一段在芝加哥开创了一家小茶餐厅的经历,让她非常关注小商业、教育和健保;在波士顿市长办公室工作期间,她帮助制作出了第一份申请餐馆营业执照的指南,更推动了波士顿餐车的发展。参加竞选的念头主要来自她的导师-首位女麻州地区联邦参议员沃伦。目前波士顿女性比例已经过半,而市府中仅有一位女性议员,女性身份成了吴弭竞选中的一大关键。

从2012年12月首次参选以来,吴弥如一匹黑马,在初选中从19位候选人当中名列第四,进入普选。之后,吴弭的支持率上升的势头并没有减弱,在民调中已经跃居第二位。竞选中,沃伦也特别参加吴弥的竞选活动,为其打气助阵。对这位在自己参选麻州联邦参议员时作为亚裔协调员的学生,沃伦也是赞赏有加。

2013年11月5日晚,波士顿产生首位亚裔女性市议员,同时也是首位华裔市议员。年轻的华裔候选人吴弥(Michelle Wu)成功当选不分区市议员,创造了波士顿亚裔社区新历史。

吴弥在8位不分区市议员候选人中,以第二高票当选。当晚,她与支持者在波士顿举行庆功宴,庆祝这创造历史的一天。

吴弥表示,自己的当选意味着波士顿开始新阶段。选民们可能更倾向于投票给年轻、而且代表不同文化和地区的候选人。她特别感谢亚裔选民的支持。她说,当晚的选举之夜派对特别选在华人社区举行。她表示,华人在波士顿历史和文化中都占有重要地位,但该市一直没有选出华裔市议员。此次她能顺利当选,胜利是属于整个华裔社区和所有波士顿女性,她要与所有华裔一起庆祝。

以下视频来源于
波士顿中文网



图片

吴弭Michelle Wu 竞选波士顿市长筹款会

2020年10月24日(星期六)

12:30pm-2:30pm

Henderson House

99 Westcliff Rd, Weston, MA 02493

主办方:

新英格兰华人联盟(NECAA)

合办方:

Chinese American Voter Alliance(CAVA)

Asian Pacific American Voter Alliance(APAVA)

麻州美国威斯顿学院

(American Weston Academy MA)

注意事项:

如果您在过去14天内曾接触过新冠确诊病例或感到身体不适,请在线上表达对Michelle Wu的支持,感谢您的合作!

属于大家的波士顿—吴弭波士顿市长竞选影片

Michelle Wu for Mayor-Boston for Everyone



图片

现年35岁的吴弭担任波士顿市议员。在2013年的选举中,她以第2高的票数当选,成为波士顿史上第二位亚裔市议员。
2015年底,吴弭获市议会推选为2016—2017届议长。根据波士顿市议会历史记录显示,吴弭是波士顿市历史上首位华裔议长。
在2019年的波士顿选举中,吴弭是得票率最高的市议员,当时获得了20.71%的票数,超过第2名安妮莎·埃赛比·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近4个百分点。
9月15日早上,波士顿首位华裔市议员吴弭(Michelle Wu)宣布参加2021年11月的波士顿市长竞选,并发布了第一条竞选宣传片。吴弭是台湾移民的女儿,现任波士顿市议员,也是波士顿市议会的首位华裔议长。
在宣传片中,吴弭形容自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移民的女儿”,想要把波士顿建设成“每个人的城市”。她说,通过种族、警务,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及城市贫富差距造成的斗争,自己可以做好领导这座城市,并矢言团结波城,为社区带来变革。
吴弭说,她的父母移民来到美国时没有钱、没有人脉,也不会说英语,她母亲后来还出现精神问题。因而吴弭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照顾母亲和姐妹们。这种经历让她体验到被人忽视、渴求帮助感受。
当母亲患精神疾病时,自己担负起照顾她和抚养两个妹妹的责任;这是自己家中、也是整个波士顿社区的挣扎与梦想。“这是我家人和我们社区许多家庭的奋斗与梦想,这是我过去7年带到市政府中的理念。”她说。
图片

吴弭说,七年的议员生涯,她的工作成绩包括团结社区力量、打破许多障碍、通过突破性法、改变市府面貌,也改变有关合理正义和可能性的对话。她说,竞选市长要为市民关注的居住、子女教育、公共交通、生活品质等奋斗,「与这个不是为我们建造、不说我们的语言、听不到我们声音的系统抗争」,「要让波士顿成为每个人的城市」。
获取更多有关吴弭和她参加波士顿市长竞选的消息请访问http://michelleforboston.com 以及关注吴弭的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
新英格兰华人联盟(NECAA)是一个立足于本地的非盈利性组织,旨在推动华人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和关注政治事务,从身边的点滴做起,为了争取在美华人的基本权益而不懈努力。今后,NECAA还将持续推出一系列的公民和政治讲座,号召华人一起来了解这些与我们自身息息相关的政治事务。
特别鸣谢

场地支持

麻州美国威斯顿学院

(American Weston Academy MA)



坐落于被列入美国历史古迹名录之亨德森古堡的美国威斯顿学院,是一所旨在结合传统人文精神与现代教育理念,以培育跨文化、跨学科博雅人才为使命的通识教育学院。
----------------------
吴弭在竞选办公室发布的两分钟视频中,以柔和却坚定的口吻,介绍自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移民的女儿;无钱、无关系、不说英语的父母移民美国,自己深知被人无视和不闻不问的感觉;当母亲患精神疾病时,担负起照顾她和抚养两个妹妹的责任;「这是她的家庭、也是整个波士顿社区的挣扎与梦想」。
吴弭1985年出生在一个台湾移民家庭,她是家中老大,下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成绩优异的吴弭高中毕业时获得总统学者奖,也在毕业典礼中代表学生致词;2003年进入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能说流利中文的吴弭说,她从小在家中讲中文,周末父母会开车一小时带她和弟妹上中文学校。

她大学毕业后原留在波城工作,因母亲患忧郁症,辞去工作返回芝加哥照顾母亲和妹妹,并经营一家小型的茶餐厅维生;2009年,母亲病情好转后,她回到波城,就读哈佛法学院,并在波士顿市政府实习,也为竞选麻州联邦国会议员的法学院导师沃伦(Elizabeth Warren)助选。

2013年时任律师的吴弭参选波士顿不分区议员,以第二高票当选;两年后,30岁的她当选市议长,为波士顿市议会106年来第一位非白人女议长、第一位华人和亚裔市议长,以及第三位执掌市议会的女性。

吴弭个子娇小、直发及肩,打扮朴素,笑容中带着腼腆,像「邻家女孩」,但她在七年市议员任内,三度高票当选和连任,推出许多惠民法案;期间两名儿子Blaise和Cass出生,她经常抱着孩子出席市议会和社区活动,显示身兼母亲和公职的双重身份。

53岁的波士顿市长伟殊上周在吴弭告知有意参选市长时,先向媒体公布此信息;他被询问是否参选第三度连任时,未正面回答,只说目前要全力抗疫;但据亲近者说,伟殊有连任的意愿和准备,他的竞选户头中已有500万元,远超过吴弭的34万5000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2: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波士顿市长预选 华裔吴弭Michelle Wu高居榜首
  
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9月14日(星期二),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麻省)首府波士顿的市长预选中,两位少数族裔女性候选人脱颖而出,华裔吴弭Michelle Wu高居榜首。两人将参加11月2日的决选,取胜者成为市长,这将是近200年来波士顿的第一位非白人男性市长。

从政见看,两位候选人都来自民主党,但吴弭偏向进步派,以平抑房租、应对气候变化和提供免费公交等主张在年轻选民中赢得较高支持率。竞选对手安妮莎·埃塞比·乔治则属于温和派人士,政策主张偏重稳妥。



现年36岁的市议员吴弭和自3月以来一直担任代理市长的56岁的珍妮之间,在之前的民调中,只相差几个百分点。吴弭在过去选举中成为最受欢迎和最知名的候选人,民意调查显示她保持“领头羊”地位。

在之前的民意调查显示,四位男性候选人曾努力吸引选民。波士顿医疗中心急诊室医生、南端州众议员乔恩·圣地亚哥(Jon Santiago)和该市前经济发展主管约翰·巴罗斯(John Barros),在之前的民意调查处于低位。圣地亚哥获得了 4.6% 的受访者的支持,而巴罗斯在接受调查的选民中获得了 1.8% 的支持。大约 37% 的受访选民表示他们以前从未听说过圣地亚哥,而近 31% 的选民表示他们没有听说过巴罗斯。更落后的是,东波士顿的罗伯特·卡普奇(Robert Cappucci)和北端的理查德·斯帕诺洛(Richard Spagnuolo)则分别收到了0.4%和0.8%的选民。四位男性中没有一个在 9 月 14 日的初选中幸存下来,进入 11 月 2 日的决赛。近200年来,只有白人被选为波士顿市长。萨福克大学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大卫·帕莱奥洛格斯 (David Paleologos) 说:“历史将被创造,不是十一月,而是九月。”

在之前的民调中,选民们表示,住房是影响他们投票的首要问题,其次是种族主义和司法、学校和教育,以及经济和就业。在最新调查中接受调查的选民中,大多数(或 20%)表示住房是影响他们投票的首要问题,紧随其后的是另外 19.2% 的人表示“种族主义/正义/平等”是头等大事,以及其他选民中17.8% 选择学校和教育、14%选择经济工作、11.2%选择犯罪率、6.6%选择警察改革,另有 7% 的受访选民表示他们未决定、3.4% 选择“其他”作为回应、0.6% 拒绝回答。

当被问及下一任市长的住房和负担能力优先事项时,大约一半的受访者(48.2%)表示,市长应该“专注于开发经济适用房,即使这意味着总体上减少新建住房”;另有 17.6% 的人表示,市长应“加快所有价位的新房建设”;而市长应“放缓城市新开发”或“保持前任政府设定的当前住房开发速度”的回答均为 13.2%;大约 7% 的受访者对这个问题犹豫不决。

民意调查还询问了对候选人的好感度。近 62% 的选民看好吴弭,这一比例高于任何其他候选人。吴弭在最近的选举中两次获得的选票比其他任何议员都多,她的受欢迎程度在这个周期的选民中肯定会继续存在。在接受调查的人中,61.8% 的人表示他们对吴弭的看法总体上是有利的,比任何其他候选人都多。“我相信她的立场,”海德公园的选民瓦莱丽·马丁说,她很可能会支持吴弭。调查显示,吴弭在认为非常自由的选民中具有竞争优势,赢得了 57% 的选民的支持。她还在亚裔美国选民中占主导地位。
  
民意调查显示,珍妮在 3 月份成为代理市长后获得的宣传激增中受益。当沃尔什成为美国劳工部长时,她凭借市议会主席的职位获得了这一角色。即使是她的临时角色也带来了历史意义,使她成为第一位担任波士顿市长的黑人和第一位女性。但珍妮的知名度和受欢迎程度仍然落后于吴弭,57.6% 的受访者选民对珍妮持赞成态度,而14% 的人对她持负面看法。

57 岁的查尔斯敦选民苏珊·安·帕克 (Susan Ann Parker) 说:“进入这个角色,看着她说话,我只是认为她是真正的交易者,由于她作为代理市长的表现,她倾向于支持珍妮。调查发现珍妮在黑人选民中占主导地位,该群体中有 42% 支持她。Paleologos 说,这一点表明波士顿黑人选民“对她的领导感到满意”,并“对她已经做过的事情表现出忠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36岁波士顿议员吴弭 当选波士顿市长 颠覆200年波士顿

36岁民主党籍台裔市议员吴弭(Michelle Wu)当选波士顿市长,成为波士顿200年来首位女市长,同党议员形容,吴弭胜选是多年来严谨工作的结晶,同时她担任市议员期间经常带着孩子出席会议,颠覆200年来波士顿政坛的男性文化。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指出,台湾移民第2代吴弭在家庭面临生活剧变的机缘下进入政坛,这次选战中主要靠着年轻、左倾、非裔、亚裔、拉丁裔等选民支持,击败走中间务实路线、有警察、工会、爱尔兰裔劳动社群等波士顿传统势力支持的对手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

《纽约时报》指出,在芝加哥长大的吴弭,后续因就读哈佛大学才搬到波士顿生活,对波士顿来说,她不只是不寻常的市长候选人,她的胜利也刷新许多纪录,包括她将成为加州、德州以外,第一个美国大城市的亚裔市长;她也是波士顿第一位女性及有色人种市长,自1930年以来,波士顿一直都是由爱尔兰裔或意大利裔美国男性担任;吴弭也将是1925年以来,首位不在波士顿出生的市长。

24岁支持者富乐-史泰登(Malaysia Fuller-Staten)兴高采烈表示,吴弭的胜选粉碎了波士顿长久以来的保守形象,”波士顿一直都是老男孩俱乐部,她以这样的差距获胜,这告诉大家,波士顿已经不是一个中间偏右的城市,而是一个寻求改变的城市。”

吴弭在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后不久出生,她自小担任父母的翻译,在20多岁时,母亲身心健康出现问题,促使她投身公共服务。


吴弭在2013年拿下波士顿市议会席次,成为波士顿有史以来第2位有色人种女性议员。


《纽约时报》指出,担任市议员7年以来,吴弭经常带着宝宝出席会议,那个画面改变了一直以来由白人男性主宰的波士顿政坛形象。事实上,网络上也找的到她抱着熟睡中的宝宝在议会中质询的画面。


民主党籍麻州众议员麦家威(Aaron Michlewitz)是吴弭的老友及支持者,他总结吴弭的胜选就是"经年累月严谨工作的结晶"。


他说吴弭问政时并不总是聚光灯的焦点或新闻头条,当她走进会议时,存在感甚至也没有这么大,"但是随着时间进展,她逐渐解决你关心的问题,妳开始意识到她对工作多么尽心尽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弭 获79763票 得票率63.1% 11月16日上任波斯顿市长

温哥华港湾(BCbay.com)综合报道:
她真的创造历史了!
美国波士顿市长决选于昨日(11月2日)正式投票,民意调查领先的华裔候选人吴弭(Michelle Wu  吴-米歇尔)一如预期,击败对手埃塞比‧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成功当选波士顿首位亚裔女市长!
这名85后华裔哈佛学霸也由此缔造历史,终结波士顿200年来由白人男性主导政坛的局面。



波士顿华裔女市长 吴弭

最后用中文强调「一切都能成为现实」

根据最终记票结果,吴弭拿下79763票,以63.1%的得票率大胜对手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46663票,得票率36.9%)。随后,乔治宣布败选,并恭贺吴弭成为波士顿市长。
“波士顿的每个角落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一刻。我们已经准备好让波士顿变成每个人都感到舒适的地方,”胜选后,吴弭面对支持者大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我想说清楚,这不是我对选票的看法,而是我们共同的看法。”
图片

中文是母语

吴弭1985年1月14出生于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市,台湾裔美国人,她的父母都是在台湾出生长大,但祖父母辈都来自中国大陆,爷爷奶奶都是北京人,外婆四川人、外公广东人。
她是家中长女,有三个弟弟妹妹,1980年代,吴弭的父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
“中文是我的母语。”吴弭坦言,自己的父母英文都不好,来美国时基本都是完全不懂英文,所以中文绝对是自己的第一语言,家人全部都讲中文,自己也和很多华裔二代一样,从四五岁开始就为爸爸妈妈当翻译,再大一点还要帮助他们与政府机构打交道,填写各类表格。
图片

“我父母来到美国时不仅不会说英语,口袋里还身无分文。”9月中旬,吴弭在波士顿市长初选领先后向其支持者慷慨陈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的女儿会竞选波士顿市长的职位。”
更出乎吴弭父母预料的是,昨日深夜,她真的成功当选为波士顿200多年历史上首位女性、亚裔市长,“我们将迎来一个包容的波士顿,没有人会被赶出这座城市,我们欢迎所有将波士顿视为家的人前来;这里将有能够负担的房租,政府会推行绿色新政。”
对于现年36岁的吴弭而言,在她人生的前20年,几乎从未想过从政的事情,父母更是完全不懂这些,他们总是教育她和弟弟妹妹“做人应该低调,努力学习,找一份稳定、高薪的工作养家。”因此,当吴弭跨进哈佛大学校门时,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图片

不过,也正是由于命途多舛的家庭背景使她在复杂的政治和社会体制中四处碰壁,所以在20岁出头的时候,她决意从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走进波士顿权力中心,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里的政治生态。
于是,2013年,28岁的吴弭成为首位当选波士顿市议员的亚裔女性;2016年,吴弭全票当选为市议会的主席,也是首位担此要职的少数族裔女性。
如今,她再次打破性别与族裔的藩篱,以“外来者”的身份,成为这座具有独特社会文化城市的市长。
图片

年轻的“一家之主”

吴弭自幼就是学霸,高中毕业后顺利进入哈佛大学学习经济学。彼时完全没有从政的想法,改变缘于复杂的家境。
按照父母为她设定的人生轨迹,她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波士顿咨询公司,前途大好。然而,刚入职不久的某一天,她接到了妹妹的电话,“我们需要你回家,立刻就回来。”
那时吴弭的父母已经离婚,母亲出现了精神问题,开始变得越发古怪,时常会莫名对着电视大喊大叫,还拨打911报告“奇怪的威胁”。当吴弭赶回家时,母亲正拿着行李箱站在雨中,声称“一名司机要来接她去参加一个秘密会议”,还将吴弭当作了机器人,并仔细检查了女儿的脸,寻找她不是机器人的证据,并对她说道:“你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你的母亲。”
无奈之下,吴弭放弃工作回归家庭成为了“一家之主”,这一度令她深受打击。
图片

“一切皆有可能”

2012年,感到受挫不已的吴弭决定回到哈佛,进入法学院攻读研究生,并将母亲和妹妹一起带到了波士顿。她曾在采访时表示,这段时间是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她深深了解了社会体制和福利制度对于普通人的重要性,从这段经历中走出来后,吴弭开始投身于公共服务事业。
她与自己的恩师,联邦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一样,主张社会公平,关注弱势群体,包括降低居住成本、免费搭乘大众交通工具,且主张警界改革。
吴弭说:“我们准备让所有波士顿人知道,在世代变迁与让路灯不熄之间,在以大胆方案解决重大问题与填补路面坑洞之间,我们不需要选择,而要企图宏大并脚踏实地实现变革,我们需要也值得两者兼具,一切都是可能的。”
她为强调这点,除英语、西语等语言外,还特别用中文说“这些都可以成为现实,一切皆有可能!”
图片

16日正式走马上任

在波士顿传统政客眼里,吴弭身上带着挥之不去的“局外人”标签。就连她自己也承认,“我从小到大未曾见过像我这样的人掌握权力”。
童年时期,吴弭在电视上看到的唯一一位美国亚裔女性,是花样滑冰运动员关颖珊;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她回忆称,她的家庭时常遭遇种族主义歧视,父母却试图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埋头努力工作。
如今,成功当选波士顿市长的吴弭发誓要改变局面,她也并没有太多时间休息,在经历两周的过渡期之后,16日就要正式走马上任。
她说,会与现任市长洁妮(Kim Janey)团队合作,确保一上任就能全力冲刺,“这将是个重大的团队合作,我们不会坐在市府办公室光说不练,而会把市府带向每个街区、每个街道、每个社区。因为如果要实现变革,我们需要所有人参与形塑我们的未来。”
图片

在昨晚发表胜选感言时,吴弭还专门以一个小故事感性开场。她说,“几天前的晚上,我的儿子问我,男孩是否也能竞选波士顿市长。我回他们是,有一天他们也会再次当选,但不是今晚”。
随后她感谢支持者一路情义相挺,并向粉丝喊话“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是我们大胆发声,打破‘隐形亚裔’循环的时候了。”吴弭坚信。
-------------

新市长一家人竟都是学霸,男生毕业于耶鲁商学院,女生则是哈佛法学博士(J.D)。

吴弭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求学时期的恩师华伦也是引领她踏入政坛的人,她的老公佩瓦斯基(Conor Pewarski)则毕业于耶鲁商学院。由于两人非常低调,故不知这对伉俪是如何相识与相恋,仅知道两人爱情长跑多年,并在吴于2012年自哈佛毕业前订婚。

作为长女的吴弭自哈佛大学毕业后,为了照顾患有思觉失调的母亲而与妹妹搬回芝加哥居住,到2009年才返回波士顿。这段期间她与佩瓦斯基如何经营感情,外界不得而知,仅知道两人于2011年11月订婚,隔年9月才结婚,2022年将是二人结褵10周年纪念。

根据佩瓦斯基社群软体自介,现年36岁的他任职于东波士顿储蓄银行已有8年;此前,他则在富国银行集团就职(2010至2013年)。现在夫妇两人与2个孩子、吴弭母亲,一同居住在波士顿的罗森戴尔区。

吴弭在2014年迎来长子Blaise,次子则诞生于2017年。在竞选网页上,她谈到促成自己投入市长选举的动力之一就是这对宝贝儿子。她表示,“作为布莱斯(Blaise)与凯斯(Cass)的母亲,我每天都感到家庭与体系奋战的迫切性,以及倾听家庭声音的重要性,甚至是建立健康、安全与富有弹性的社区沟通管道重要性。是时候站出来领导这些事了”。

在吴的IG上,常常可以看到她晒儿子的照片。随著2个孩子重返校园,她在IG上写著“今天早上有点紧张,但我们做到了,祝福所有家中有小孩上幼稚园的家庭,开学第一天愉快”。

波士顿女市长吴弭
2021年农历新年 用中文向网友拜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麻省波斯顿新选市长 吴弭 (一组视频)



1985年1月14(农历甲子年冬月十四日,属鼠),吴弭出生于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市,台湾裔美国人,她的父母都是在台湾出生长大,1980年代从台湾移民到美国,她的祖父母辈都来自中国大陆,爷爷奶奶都是北京人,外婆四川人、外公是广东人,也是以前的国军将领。她是家中长女,有三个弟弟妹妹。


吴弭的父亲吴函(音译)是化学工程师,准备在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读研。但他和妻子玉敏(音译)几乎不会说英语,因此,出生在美国的大女儿吴弭从四五岁起就要充当他们的翻译,帮助他们与政府机构打交道,填写各类表格。

20年前,吴弭的家人避免在任何场合谈论政治。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政治是腐败,是恐惧。

吴弭的妹妹谢瑞尔(Sherell)说,父母鼓励她们培养广泛爱好,但不允许学而不精。当然,这其中不能包括政治,他们一家也从未在饭桌上谈起过政治。

在吴弭父母看来,政治是高风险的职业,他们希望吴弭学医,“通过一连串考试拿到各种学位,从此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后来她按照父母毕生所愿进入哈佛大学,但却没有加入任何党派。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在芝加哥郊区读高中时,吴弭已经开始学习大学预修课程,加入数学小组和护旗队,并在学术评估测试(SAT)和大学入学考试(ACT)中获得满分。在毕业典礼上,作为共同致辞代表,她以美国作曲家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中的一段钢琴独奏博得了满堂喝彩。

也是在马萨诸塞州(麻省)哈佛大学学习经济学期间,吴弭的父母离异,家庭分崩离析。住在郊区的母亲行为开始出现异常,时常对着电视大喊大叫,甚至还拨打911称受到诡异的威胁。

22岁的吴弭被迫成为一家之主,扛起了全家的责任:母亲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她带着母亲接受精神治疗。她还开了一间小茶馆,想着让母亲在恢复正常后接手;她也成为家中最小的妹妹(11岁)的主要监护人,最终申请到了法定监护权。

成为一家之主后,在政府机构碰到过的繁文缛节,感受到了与政府接触的沮丧与挣扎: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极其复杂;给妹妹们争取学校补助十分繁琐;在当时的体制下,想要经营小生意维持家庭运转,各种问题接踵而至。任何需要帮助和资源的地方,都有无形的障碍需要跨越。这让沮丧的她发奋考进哈佛法学院,攻读法律博士(J.D)学位,牵引着她从政治“局外人”逐渐走近波士顿权力政治的中心。这个时期,吴弭把母亲和妹妹从芝加哥接到波士顿一起生活。

民主党进步派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是吴弭的“伯乐”。2012年,吴弭在法学院的第三年,沃伦第一次竞选国会参议员。吴弭参与了沃伦的竞选工作,成为沃伦的竞选团成员,成为波士顿最早一批通过上门拜访和打电话争取选票的人之一。吴弭与不同的选民组织接触,包括有色人种,LGBTQ团体,退伍军人,女性主义团体等等。其后沃伦成功击败挑战争取连任的共和党代表史考特·布朗,成为了麻萨诸塞州的首位女性联邦参议员。

竞选结束后,吴弭开始为那些在传统意义上被排除在政治之外的社区提供服务。吴弭可以告诉你阿尔巴尼亚人在罗斯林戴尔(编注:波士顿的一个主要居民区)的六个社交场所。”

2013年,28岁的吴弭成为首位当选波士顿市议员的亚裔女性;2016年,吴弭全票当选为市议会的主席,也是首位担此要职的少数族裔女性。如今,她再次打破性别与族裔的藩篱,以“外来者”的身份,成为这座具有独特社会文化城市的市长。

2021年11月2日,美国波士顿,36岁的华裔候选人吴弭(Michelle Wu)当选波士顿市长。这是波士顿200多年历史上首位女性、亚裔市长。吴弭在当日的胜选讲话中说:“我们将迎来一个包容的波士顿,没有人会被赶出这座城市,我们欢迎所有将波士顿视为家的人前来;这里将有能够负担的房租,政府会推行绿色新政。”

在今夏波士顿市长的初选中,当被问及为什么会支持吴弭而不是其他进步派候选人时,沃伦的回答直截了当,“吴弭是家人。”

当吴弭在波士顿开启自己的政治生涯时,这座城市也正处于一个转折点:选民越来越年轻、教育程度更高、政治立场也逐渐左倾。她提议让波士顿成为进步派政策的“试验场”——将城市开发合约重新分配给波士顿非裔所有的公司;削减警察工会的权力;免除部分公共交通的费用;并恢复一定的租金管控,这些大刀阔斧的改革想法让房地产利益相关方倍感压力。

“在市政府工作近10年,我发现在政府里最容易做的事就是什么都不做,”吴弭总结说,“而在试图带来改变的过程中,那些想保持现状的人会被影响,或者感到不安,甚至遭受损失。”

在担任波士顿市议员的四届任期中,吴弭也因专注于政府实质事务而赢得声誉,她经常出席一些处理琐事的会议。在接受波士顿环球媒体公司采访时,吴弭自己也坦言,她喜欢在平凡细小的公共工作上深耕,比如解决城市下水道和坑洞的问题。在她看来,每一个微小的项目是实现城市发展愿景的关键。

“她会让人联想到‘有条不紊’这个词……仿佛一旦她把成为市长作为目标,她就会逐一完成每一项待办清单。”活动人士、马萨诸塞州前交通部门官员克里斯·邓普西告诉《纽约时报》,“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处理问题,建立选区,展开对话,表现出一种始终如一的态度。”

WGBH电台评论员彼得·卡齐斯也认为,吴弭竞选市长“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的”。卡齐斯补充说,“她为了得到这个职位下了盘大棋,她布局长远,没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吴弭想要推出的进步派政策势必会面临不小的挑战。批评人士称,吴弭所承诺的是她无法实现的变革,诸如租金管控这样的政策在市长职权之外,需要州级机构采取行动。

“吴弭日复一日谈论着不切实际的事情……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此次波士顿市长选举的另一候选人、持务实中间派立场的安妮莎·乔治如是评价。还有批评者警告称,就算吴弭在选举中获胜,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能胜任市长一职,她所推进的议程会面对来自城市发展部门的多重阻力。

在波士顿传统政客眼里,吴弭身上带着挥着不去的“局外人”标签。的确,就连吴弭自己也承认,“我从小到大未曾见过像我这样的人掌握权力”。童年时期,吴弭在电视上看到的唯一一位美国亚裔女性是花样滑冰运动员关颖珊;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她回忆称,她的家庭时常遭遇种族主义歧视,父母试图对此视而不见,埋头努力工作。

同样,吴弭也深知作为市长将面临何种挑战与难关,但她早在22岁时便学会了独当一面。她时常想起,但鲜有提及一句母亲时常对她的叮嘱——“提醒弭弭:帮助他人,反思政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频:吴弭为竞选而筹款(筹款见面会)


吴弭为竞选而筹款

美国麻省(马萨诸塞州)波斯顿,地处北纬52度,与中国最北端的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的漠河的纬度相同。也与清朝康熙时期中俄雅克萨之战的爆发地-雅克萨的纬度相同。漠河的旅游点-中国最北点的石碑与雅克萨(今为俄罗斯阿穆尔州阿尔巴津镇)相距60公里。(今天,漠河气温-7度,波斯顿气温7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民主党进步派(左派-福利主义者)华裔吴弭,18岁进哈佛,30岁当选波士顿议长,36岁问鼎波士顿市长

吴弭主张,在波斯顿坐公交车不用钱,多建廉租房,以此为人民服务不收钱少收钱。当然,真正的福利主义者,不仅仅是“为人民服务”,更需要“让人民知道”,以便于为“让人民说话”而让人民得到各自真正有利于成长与安定所需要的福利。三者缺一不可。


很多人会很直觉地认为吴弭肯定有个很了不得的家世背景。



毕竟美国绝大部分的政治明星,均拥有非富即贵的权贵政治家族势力背景,尤其是出过甘乃迪、布什,亚当斯,苏利文等众多传统强大政治家族的麻州来说,吴弭完全就是异类。



1985年出生在芝加哥南部的一个小城镇的她,家庭背景很平凡,就是那种普通百姓,大家街坊邻居的平凡;



同时,她也经历过身为小人物的艰辛,非常了解民间疾苦,而这些种种的困难最后都成为她从政的养分。


吴弭的父母在1980年从中国台北移民到美国芝加哥,就像传统的华人父母一样,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很避免跟孩子讨论政治,认为政治就代表腐败、恐惧跟饥荒;



就像所有的华人家长一样,吴弭的父母希望她跟两个妹妹好好念书,找到一份稳定而高薪的工作,不要惹麻烦,跟政治不要扯上关系。



吴弭受访时表示,祖父母跟父母的成长背景跟经历,让她从小得到的观念是,政治就是麻烦▽


身为移民第二代,又是家中老大,吴弭知道双亲的辛苦,她也没有让父母失望,从小课业表现就相当优异,高中毕业时是学校毕业生代表,



同年入围"美国总统学者奖"(The U.S. Presidential Scholars Program),这是美国高中生能拿到的国家级最高荣誉奖项之一。



吴弭也不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她说学生时期除了数学,羽毛球,武术,跟钢琴也都是她的拿手强项。



像吴弭这种学霸,高中毕业后毫无悬念被哈佛大学录取,搬去波士顿开始她的本科生活,主修经济,2007年毕业。



有一天她收到妈妈的一封email,上面写着"妈妈很爱你,但是我们家正经历一场风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吴弭后来才知道她妈妈的精神状况亮起红灯,而且逐渐恶化,父亲跟母亲也因此离异。


尽管是份高薪而稳定的工作,才进入公司不到半年的她,身为家中老大的吴弭,也只能一肩担起家庭责任,忍痛辞职,回到芝加哥老家,照顾精神出现问题的妈妈,跟10岁,15岁的两个妹妹。



想当然尔,这样的妈妈,就算有着哈佛的学历,也很不受就业市场待见,于是她索性自己开了间小茶馆。



也因为自营小生意跟妈妈的精神问题,她需要不断地跟政府官僚打交道,这种种加上伴随来的受挫跟耻辱感,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吴弭每天以泪洗面。



后来为了给妈妈更好的医疗,她决定带着妈妈跟妹妹举家搬到波士顿。波士顿的医院终于诊断出妈妈得的是"迟发性知觉失调症"。



她发现地方性的政府,才是能改变平凡百姓问题的所在,不管是想好好照顾妈妈的健康,得到医疗保障,让自己的妹妹们跟儿子进入对的学校,经营她的小茶馆,都必须在繁复的政府程序跟各种不合理的规定找到办法,才能生存。



吴弭进入哈佛法学院的第一天,就遇见她政坛的启发者,导师跟贵人,伊丽莎白-沃伦教授,麻州的资深联邦参议员。


进入哈佛法学院的第二年,吴弭开始在当时波士顿市长曼尼诺的行政及财务办公室工作,



同时她还去参加一个专门为打算竞选公职的女性社计的课程,学习怎么演讲,募款,还有怎么跟媒体打好关系,用媒体的力量造势。



吴弭此时已经不再深信长辈那种远离政治才能远离麻烦的理论,她认为,想要改变,就要从政治、法律着手。



2013年才28岁的她,当选了波士顿市议员。


吴弭身为女性,来自芝加哥的华裔第二代移民,她深刻理解一般百姓的苦恼,从深耕小市民生活日常问题为出发,结果意外受到欢迎。

2016年,她获得市议员一制通过当选波士顿议会议长,成为波士顿首位非白人女性议长。

她的竞选文宣有三种语言,英文,中文,西班牙文,她用自己的故事来告诉大家她从政就是想帮少数、弱势族群发声,希望波士顿能成为让每一个人都安居乐业的城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籍华裔吴弭 波顿斯市长就职宣誓仪式 (兼论吴弭的至德精神)

波斯顿时间11月16日,36岁的华裔女性吴弭(Michelle Wu)宣誓就职波士顿市长,成为该市史上首位亚裔女市长,也终结了波士顿200年来由白人男性主导政坛的局面。全家一同参与就职仪式,吴弭的恩师美国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也到场见证。

据分析,吴弭能够当选波斯顿市长,体现出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义”字。吴弭虽然是黄种人,也是华人,但是她的竞选纲领并没有格外照顾黄种人,而是格外照顾黑人。这表现出的不是“以我为先,唯我独尊”的自私傲慢,而是“先人后己”的利益让度精神。

可见,虽然吴弭走上波斯顿的领导岗位,但是这与吴祖泰伯的辞让王位的利益让度精神,在本质上是相同的,而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圣贤孔子称吴祖泰伯的这种让王行为是至德精神,是道德极高的表现,也就是说,吴弭能够在波斯顿胜选,本质上也是至德精神的张扬。

也正是这种至德精神,所以吴弭得到了黑人的大力支持,并且也得到了白人中的左派的大力支持。

只是她在竞选中许诺过的一些给予黑人的福利,是在市长的权限之外的,所以要实现竞选中的承诺,她将要做很多游说工作,以求在市长的权限之外获得相关部门与机构的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5-18 20:58 , Processed in 0.63054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