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40|回复: 0

权大于法酿造的祸端 - 贵州918大客车侧翻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9 21: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2-9-20 09:27 编辑

2022年9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布《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

2022年9月19日,“贵州发布”微信号通报,贵阳市云岩区委书记朱刚,云岩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部长、区隔离转运工作专班组长宋成强,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肖凌云被停职检查。

2022年9月16日,贵阳在全市规范有序完成了第一轮全域核酸检测,9月17日的第二轮已基本完成。贵阳将根据专家组综合研判,进一步优化后续防控措施,集中优势兵力,加快锁定传染源,迅速围住、捞干、扑灭疫情,决战决胜社会面清零。

2022年9月17日,中国新闻网报道,连日来,在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贵州工作组指导下,贵阳持续优化调整防控策略,尽锐出战、以快制快,不断提高核酸检测、追阳流调、隔离管控等工作效率。目前,贵阳24小时内可以完成一轮全市全域核酸检测。贵阳建立“追阳流调”应急处置机制,优化采样、现场流调等工作流程,实现追阳全面提速,做到“日清日结”,迅速阻断传播链条。同时,贵阳还统筹贵州省、贵阳市资源,充分利用宾馆、酒店、招待所、培训机构等资源,扩充隔离点,确保密接人员、重点风险人群第一时间落实集中隔离管理,把疫情传播扩散风险降到最低。

2022年9月17日下午,贵阳市举行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贵阳市疫情防控现场处置省市联动指挥部隔离转运组副组长、市政府副秘书长汪杰称,专项制定了《贵阳市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人员大规模异地转运工作方案》,因为贵阳市已启用的酒店难以完全接收,需要异地运到省内其他市州进行隔离,发布会当时已向市外转运7396人,正在转运2900人。

2022年9月17日晚十点多钟,牌号为贵A75868的大巴车从贵阳云岩区向阳大院开出,满载着45名疫情隔离人员的大巴车(另有一名工作人员随车),在穿着防化服并戴着护目镜与口罩的司机驾驶下,开往贵州与广西交界的大山之中的荔波县,

2022年9月18日2点40分左右,在S73三荔高速贵阳往荔波方向上黔南州三都水族县路段K31处(没有报道在K31+xx米处,在地图上看,这个地方是在三都县三洞乡境内),大巴车发生事故。

截至2022年9月18日中午12时,有27人丧生,20人正在接受救治。

事发后,贵州三都县公安通报了大巴车发生侧翻事故及伤亡人数,并未公布乘客名单。网上还有传言转运的大巴车不准开空调,也有人问及那位大巴车司机白天的休息情况,对于这些细节,官方没有加以说明。


网传 牌号为贵A75868的大巴车 进入高速公路的照片

将高风险人群大规模转运到异地的做法起始于西安,目的是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2022年以来,杭州、天津、上海等陆续实施过类似的政策。转运具有强制性,转运大多数发生在晚上十点以后。
2018年修订通过的《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第三十八条规定,长途客运车辆凌晨2时至5时停止运行或实行接驳运输。
《行政强制法》第四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不得在夜间或者法定节假日实施行政强制执行”,虽然法律规定“情况紧急的除外”,但“紧急情况”一般是指“之后不能执行、之后执行损害公共利益”。
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依法治国写入中国宪法,任何一个环节的机关能依法行政,都可以避免这次交通事故。可见,普法要从掌握实权的领导层开始。

有贵阳网友表示,疫情重灾区的花果园,甜蜜小镇等地,有几十辆大巴车向省内各地州县运送居民。这样就算有阳性人员的增加,数据也不再计算到贵阳市的数据里。


  财新网报道,从多方获悉,事故车辆所载人员多数来自云岩区向阳大院。向阳大院位于贵阳市云岩区向阳路9号,临近化工路,建于1990年代,是板塔结合的小高层。云岩区是贵阳的老城区,人口较为密集,疫情多点爆发。向阳大院南侧约100米处即为云岩区政府,西南侧约100米处为一个购物中心。

  向阳大院周边小区多位高层居民告诉财新,9月17日晚八九点钟,他们看到许多向阳大院居民身穿蓝色防护服,戴着口罩拿着行李在楼下汇聚,随后登上车牌号为贵A75868的大巴车。

  贵阳人小雅是一名“90后”女孩,家住向阳大院,在这次事故中不幸遇难。她的朋友周洁告诉财新,9月17日晚上八点左右,小雅接到防疫人员通知说让收拾东西,要出去隔离几天,“小雅问为什么,工作人员说是小区下面有污染源”,白天的时候,小雅说对面楼栋已经被贴了封条。

  “小雅所在的楼栋没有确诊病例,但不清楚楼栋有没有密接人员,她最多算是次密接。”周洁称,小雅和妹妹一起被拉走集中隔离,“她说整栋楼的人都被拉去隔离,很多人、很多车,阵仗很大”。小雅一开始并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儿,“说是问司机也不回答,11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说是去荔波。”

  小雅给周洁发送的信息显示,大巴车当晚上十点多从贵阳出发,“穿了个蓝色隔离衣,路上不开窗、不通风”。凌晨1点33分,小雅又给周洁发消息说“坐太久了,屁股都坐麻了”。

  周洁说,9月18日凌晨5点多起床后给小雅发消息,“她没回我,我以为她已经安顿好睡觉了,中午11点多又发消息,她还是没回我。下午1点半看到新闻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打电话过去电话就打不通了”。18日下午4点多,周洁通过小雅的亲人知道了她去世的消息,小雅的妹妹脚受伤,没有生命危险。目前小雅的家人已经前往荔波。

  有贵阳本地律师说,贵阳市政府委托贵阳市律师协会征集了多名律师为死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服务。对此,贵阳市律协会长薛军向财新表示,“现在我们还在工作中,目前没有太多信息披露。”

  小雅、周洁均为化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3-1-29 16:44 , Processed in 0.3105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