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回复: 0

贵州岑巩水尾镇马家寒村民真的是说江苏高邮话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贵州黔东南岑巩水尾镇的马家寒 村民真的是说江苏高邮话 ?

贵州岑巩有两个马家寒,一个是水尾镇的距离龙鳌河2公里的马家寨,一个是龙田镇的马家寨,分别位于长江支流沅江的支流舞阳河的南北。两个马家寨的直线距离约45公里。据称是明末清初平西王吴三桂后裔聚居的马家寨,是水尾镇龙鳌河旁的马家寨。这个马家寨在黔东南天柱县远口镇的西北方向,与清水河之滨的天柱远口吴氏总祠以及天柱远口泰伯书院的直线距离约80公里。

龙鳌河的宽度不足百米,是舞阳河(舞水,又称巫水)的支流,舞水(巫水)河流经新晃、芷江机场、怀化市区,最后在洪江市区流入沅江,沅江之水经过桃源和常德,汇入洞庭湖。

从马家寨到洞庭湖,河流的水路约800多公里。马家寨与湖南怀化的芷江机场的直线距离只有75公里,然而,马家寨距离遵义200公里(直线距离),距离贵阳250公里(直线距离),距离黔东南首府凯里也有约150公里。

据网上资料介绍,马家寨村有17个村民组,2247人,其中侗族326人,苗族57 人,余为汉族,约1800多人,其中吴三桂后裔有一千多人。马家寨因此也成为人文旅游景点,而且,附近的龙鳌河也是一个自然风光的旅游景点。

虽然当年吴三桂在富贵之时,没有考虑到清朝皇帝会不守信用、翻脸不认人,但是吴三桂在兵败的困境下,还是不甘心失败,不甘心认命,还能够深谋远虑,吴三桂及其后裔与部下一方面安排人手秘密组建天地会,一方面派手下大将马宝护送吴三桂的后裔以及陈圆圆,在深山之中隐居下来,隐居之地就是马家寨(现为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延续至今。

据说,在清朝时期,出于安全原因,马家寨的吴氏村民长期不与外界沟通,马家寨吴氏村民都会说一口纯正的江苏扬州高邮话,因为吴三桂的老家是江苏扬州高邮。不过,这件事具体情况如何,只有到马家寨去过的人才知道真伪。毕竟,吴三桂家族迁出扬州高邮的时间比较早,吴三桂本人会不会说高邮话,还有待考证。现在网上流传的有关马家寨的视频,里面都没有当地人开口说话的内容,都是讲解员在说话,所以没法从网上的视频中来判断这件事情。当然,如果有贵州的读者尤其是岑巩县、最好是马家寨的读者,可以在下方留言,说明一下真实情况。

在水尾镇马家寨,吴三桂家族已传至第10代,其秘传人名字叫吴永鹏、吴永松。据吴永鹏先生回忆,1962年,他17岁那年,被叔叔选中,做了长房第10代秘传人。从1681年到现在,十代秘传人传承了马家寨的300多年的来历故事---马家寨吴氏是吴三桂后裔。

当然,现在这个秘密己经公开,也就无需第十一代秘传人。

马家寨吴氏是吴三桂后裔这一秘闻,不仅有口传为凭,还有陈圆圆的墓碑为证。据介绍,陈圆圆的墓碑上的碑文是: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吴有鹏介绍,吴门指的是江苏苏州,陈圆圆是苏州人,聂氏并不是说主人的姓氏,聂有双耳(即“阝”),为“邢”与“陈”,暗指陈圆圆(陈圆圆6岁前随父姓邢,6岁后父母双亡,由姨夫陈某养大,遂改姓陈)。“聂”字下的“双”字,为繁体字“雙”之简写,其上半部为两个“隹”,代表“好”,引申为“花好月圆”,即“圆圆”,上下文字合起来就是陈圆圆。“位席”,以陈圆圆生前被封为皇妃,用此两字,以明其身份与平民不同。经专家考察,以上解释与陈圆圆的历史吻合,其真实性可以肯定。为掩人耳目,当年刻碑者可谓煞费苦心。

马家寨吴氏子孙为生命计,约定不向外透露一字,连家谱也不准修,为防家史失传,便在每一代男青年中秘选一优秀者,由上一辈传人将祖上历史口授三遍,让其默记心中。担负其事的传人,即被称为“秘传人”。由此一代代传下去,传到吴有鹏时已历10代。马家寨吴氏家居的各家堂屋中央供奉各神主之位,称“延陵堂上历代宗祖昭穆考妣姻亲神位。”延陵为吴国属地,今为江苏之地。吴三桂的祖先,即源出于此。吴三桂发迹后,人们常用“延陵”称之。明清之际,诸多史家亦用“延陵将军”代称吴三桂。吴氏家家皆设“延陵堂”。专家认为:马家寨200余户、1300余口为吴三桂后裔,没有疑问。

距考查,在距陈圆圆墓约三四米处,有一墓,墓碑比陈圆圆碑稍大,中间竖刻一行字“受皇恩□养一次八十五岁吴公号□□墓”。其中三个空白,因年久模糊不清无法识别。仅从其他字判断,此墓主人系男性,现场反复辨识,上述三字还是难辨,幸好有两份拓片,纸上的字较易辨认。经过研究,终于识别第一个字是“颐”,而后两个字才是碑文解读的关键:这两个字是墓主人的号。经反复比对,终于认定这两个字就是:硕甫!这正是吴三桂生前用过的号。他最常用的号,有“月先”,还有“长白”等字号,而“硕甫”则很少用,只在部分典籍中有。专家凭藉对吴三桂的深入研究,终于获得合理解释:碑文中的“受皇恩颐养”,其意思是受皇天之恩而被眷顾与颐养。所谓“一次”则很费解,但不能简单解为只“颐养”一次。如与吴三桂曾即位当皇帝,死后其孙又尊其为“太祖高皇帝”相联系,那么“一次”可解释为“第一次”“首次”,再引申为“开创”“首创”,则与三桂死后的庙号“太祖”相吻合。故“一次”暗指三桂为“大周太祖高皇帝”。

关于碑文中的“八十五岁”,另有深意。在深入调查中,吴氏秘传人吴有鹏称:吴三桂死于康熙十七年八月十五即中秋节。据此为断,八十五岁应解读为八月十五日,暗指吴三桂死于康熙十七年中秋。而史载吴三桂死于八月十八日,终年67岁。据此还有一种解释:67加18,也合85之数,仍与吴三桂之卒年月日吻合。总之,“八十五岁”隐含着吴三桂卒年日期。总结以上释文,石碑中央全文应解释为:受皇天之恩眷顾颐养,大周太祖高皇帝吴公号硕甫之墓。卒于康熙十七年(戊午)中秋。

石碑右侧,刻有“雍正元年岁次癸卯季春月廿七榖旦”竖写文字。意思是说,立碑时间为雍正元年三月二十七吉利之日。立碑之时,恰恰是康熙帝刚去世半年。由于清朝皇帝已经更换,不易再追究前事,吴三桂后人才迫不及待地立碑,而且苦心设计,刻下这段不合常规、让人难懂的碑文。陈圆圆与吴三桂的墓,以及吴三桂后裔都落在马家寨,证据确凿。这件尘封三百余年的谜案,终于大白天下。

目前,马家寨村围绕“国之宝·思州石砚 思州傩戏傩技 陈圆圆墓”三张文化名片,融入舞阳河流域旅游经济带,梵净山旅游区和湘西旅游经济圈发展,马家寨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近5万人,旅游收入达500多万元。

虽然马家寨距离黔湘渝三省市结合部的贵州铜仁南站(原玉屏东站)只有15公里(直线距离),但是,马家寨距离湖南新晃火车站也只有约25公里(直线距离),距离怀化也只有100公里(直线距离),可见马家寨虽属贵州黔东南,与湖南还隔着一个贵州铜仁的玉屏县(铜仁南站所在地),但是马家寨与湘西的联系似乎更紧密。

黔东南首府凯里的机场在黄平县,黄平机场距马家寨约100公里,但黄平机场的通航城市与航班不多,目前有广州、杭州、成都、济南、桂林等城市与黄平机场通航。

芷江机场除了与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直辖市通航,也与深圳、杭州、西安、南宁、厦门等大城市通航,另外,山东的济南与青岛,海南的海口与三亚,云南的昆明与丽江,也与芷江机场通航。目前共有这十五个城市与芷江机场通航。

可见,其它地方的游客要去马家寨,坐高铁到贵州铜仁或者湖南怀化,或者先到芷江机场,还是比较方便的。何况,芷江机场也是一个人文旅游点。

芷江机场始建于1936年10月,1938年10月投入使用,抗战时期为远东第二大机场(远东第一大机场在苏联海参崴),是中美空军重要军事基地,先后有前苏联志愿空军中队,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第68飞行联队(飞虎队),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一大队(轰炸机队),第五大队(战斗机队)和国民党空军第二大队、第四大队等进驻芷江机场。1945年,中日双方曾在此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受降会议,宣告侵华日军的最后失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3-1-29 17:43 , Processed in 0.3459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