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00|回复: 0

团结和睦的高手 --- 吴祖泰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7 12: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子《道德经》五千言,讲到了道,提到了德,讲了世界的本源,提到处世的方式,讲了世界观,提到方法论,很多人花费大量时间对此加以研讨,以期从中获得大道。《易经》六十四卦的卦辞爻辞,总共也是约五千字,里面也讲到了道,提到了德,更多的是讲处理事务的方法。中国古人所说的道与德,与现在的中国人所说的“道德”有所不同,但古今中国人都讲实用价值,讲的是功用。所以,无论现在的中国人的道德,还是古人所说的道与德,对此,中国人最关心的是其中的功用是什么。

后人都认为,“道”是功用,是术、局、势、法,道术道法,最令人推崇与注目,认为这才是厉害,才是有用,才心潮澎湃,眼球直盯,至少也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然而,精通道术的仙人,只是书里面才有,而在现实中,一不小心,只会出现一些自称精通道术的“大师”,只有在政治清明的时候,人们才容易发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个大师,半晌可成”。揭穿了之后,徒增人们的失望与笑料。

而对于“德”,一般的人则是另一种态度,认为这不是那么的厉害。对于孔子所推崇的“至德(让德)”,更是不以为然,甚至是颓然失望。

关于德的功用,古人说,厚德载物,德高望重。海纳百川的包容,是德,承载着大海的海底之土地,是德。可见,德的功用是维系万物,汇聚万物,不排斥不消灭所有的万物,希望包容的只有更多,没有最多。德是容纳资源,这是厚德载物的另一种表述,道则是妙用资源,这是对资源加以科学运用的另一种表述。

厚德载物,维系万物,也就是让万物不相互杀戳戕害,换句话说,就是让万物团结在一起,和睦相处,虽然五行相克,但是德的功能是让五行相生更加兴盛,让五行相克不那么剧烈。德是如此,至德更是如此。

孔子一生的推崇的两位至德之人,一位是吴泰伯,一位是周文王,都是这样厚德载物之人。而且,在周朝八百年的历史上,周王室的家庙里面,也一直供奉着这两位至德之人的牌位(当然,周王室家庙里,一直供奉的还有古公亶父、仲雍、季历、周武王,因为泰伯与仲雍,都曾经是储君,具备受周朝王室祭拜的资格)。

孔子称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而服侍于殷”,周文王之德,首先在于能够以小小的邦国---周,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二,而且主要不是靠打打杀杀的征伐,而是靠调和与调节、化解各诸侯国之间的矛盾,维系了各诸侯国之间的和睦,众望所归,从而让天下三分之二的诸侯国愿意听从周文王的指令与号令。即便如此,周文王仍然服侍于殷,继续维系着天下的和睦与和平。这正是儒家所推崇的忠与恕,对于听从周文王号令的天下三分之二的诸侯,周文王与之和睦相处,这就是忠。对于不听从周文王号令的天下三分之一的诸侯以及殷商帝国,周文王也与之和睦相处,这就是恕,包括对不忠的宽恕。做到了这样,天下太平,孔子称赞周文王为至德。有此至德为基础,而后承载万物之相和,可谓厚德载物。

孔子称吴泰伯“三让天下,民无得而称焉”,实际上,吴泰伯之德,不仅于此,虽然吴泰伯三让天下,三辞储君之位,从而维系了周王室的和睦,以及周国的和平,以此为基础,周国在和睦之中逐渐孕育出更加和睦的氛围与强大的力量。但是吴泰伯更重要的德行,是在与二弟仲雍奔吴之后,形成了“归之者千余家”的局面。按每家六人计算,相当于有六七千人用脚投票,自愿归附于吴泰伯的周围,共同生产,一起生活,因为他们认定了,与吴泰伯在一起,生产会更发达,生活会更安全美好。这同样是厚德载物,这更是吴泰伯的至德精神的彰显。

吴泰伯千里奔吴,初来乍到,就让六七千个的当地异族越人来归附投靠,这虽然与吴泰伯带来其十三世先祖后稷所发明创造出来的农业生产技术有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是吴泰伯谦逊和睦的精神,宽容慷慨的精神,乐善好施的精神,说到做到的诚信精神,以及保障众人安全的能力(保障众人不受外部侵略,保障众人内部和睦相融的能力)。吴泰伯以纹身断发来亲民,以堆土筑城来护民,吴越一家,最终形成至德名邦,为吴地与吴越之族的发展,为周王室与周族的发展,以及为人类的文明,添加了绚丽的一幕。

吴泰伯不仅维系了周王室的团结和睦,而且创造了吴国的团结和睦,让吴泰伯成为团结和睦之高手的,正是吴泰伯的至德精神,这就是德的功用,这就是至德的功用。虽然吴泰伯所带来的后稷农术,以及筑城护民,是道的功用,但是化道为德,让道促成厚德,承载万物万民,这才是吴泰伯至德精神的核心。否则,如果道成为贫富分化的工具,加重了民众的内部矛盾纷争,最终导致社群崩溃,这当然也就与德无缘。

由此可见,在周国,吴泰伯谦逊地慷慨地向三弟季历让出王位,在吴地,吴泰伯谦逊地纹身断发,并慷慨地向当地民众传授农术,至德谦逊精神,让吴泰伯成为创造团结与和睦的高手高人,也让吴泰伯成为人类文明发展之中,指引航向的璀璨之星。

这里面,不仅有谦逊与慷慨,而且,吴泰伯不会夸下海口,最终失信于民,否则民众不会乐于依附吴泰伯,吴泰伯更不会自作聪明、采取黑政、耍弄阴谋,不仅如此,吴泰伯还不会有瓜田李下之事(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身正不怕影子歪,那是在光线充足的条件下可以做的,在光线不充足的条件下,身正也要影子正),以免让民众产生疑虑和误解误会,否则民众也不会乐于依附吴泰伯,最终吴国也不会形成,万众不会一心。

这就是德之功用,这里面虽然没有任何诡道法术之类的、见不光的、需要秘而不宣的阴暗与黑暗,然而,德之用,依然雄伟壮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0-7-12 23:39 , Processed in 0.3943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