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69|回复: 0

人间与天堂 —— 悼念我的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6 19: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间与天堂
——悼念我的父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亲爱的亲朋好友:

今天我们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这里举行我父亲吴河源老大人的追悼会,寄托我们无尽的哀痛与思念!
首先,我代表我母亲及兄弟姐妹们向今天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父亲的葬礼。
父亲于2020年5月20日上午11点52分不幸离世,享年81岁,父亲的离开带给我们深深的怀念与哀伤!
父亲的一生对我们子女家人而言,是虽平凡但又极伟大的!父亲的恩情高过任何高山,深过任何深海。
父亲生于1940年9月 11日,算是遗腹子,因当时处于烽火连天的国家民族存亡之际,爷爷投笔从戎,求学于西南军政学堂,奶奶孤身一人辛苦拉扯父亲兄弟姐妹五个长大成人,何其艰难!父亲终生未见父面,何其不幸!
抗日硝烟平息,国共内战又起,一九四九新中国成立,限于当时国际国内各种综合因素,国家政令政策发生翻天覆地巨变,深刻影响了包括父亲在内的那个时代所有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父亲先是在本村读完小学一至四年级,再到古竹小学读五六年级,毕业后考入余干中学,1959年初中毕业,因家庭出身问题,无法升学。
父亲从学堂毕业后,先后在第七区江头嘴小学和乌泥小学担任民办教师,因几年都不得转正,遂脱离教职到信丰垦殖场水产队当渔民,文化大革命正席卷全国,水产队的江湖也是时风时雨,父亲最后回归本村务农谋生,可叹一介书生,身单力薄,农事不便,受拖受累!
历史的脚步总是不断前行进步,邓胡诸公主导开启了伟大的改革开放,国家面貌更化一新,以家庭出身为极端重要标准的过左路线政策得到很大程度的纠正,农村慢慢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政治逐步开明民主化,经济逐渐由计划转向市场化。八十年代初,父亲开始搞副业放养鸭子,当时我在信丰中学读初中,上学之余,常常为父亲送饭,早晨忙帮赶鸭群出去,傍晚又帮着赶回去。我记忆中最难忘的是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晚饭后,我们父子就挑着一担喂鸭子的稻谷,从村里到二三里外的大山洲去守夜,关满鸭子的仓库,把铺满稻杆的禾斛当床,那时的父亲还是会和儿子谈论鲁迅闰土郭沫若女神巴金家春秋杨沫青春之歌的父亲啊!现在想起来,这恐怕是父亲一生中最开心最惬意的仅有的几年好时光吧!
往事哪堪回首!在这对父亲哀思追悼的特别时刻,我心中全是悲伤与悔恨!
1987年我应届参加高考,只考上了专科分数线,自己觉得没有发挥好,坚持不服从专科调剂录取,想补习再考,此事让父亲很是为难!
1989年我就读于上饶师专中文糸且本年毕业,当时的我也如众多热血学子一样激情澎湃,结果被学校确定为需要家长到校协助做劝解工作的学生之一!事后我了解到父亲和另外几个余干学生家长是在接到通知后,连夜赶到县城,再会合当时宣传部长、县委办主任、教育局长一起赶赴上饶师专去做工作的。在学校领导、地方官员、家长、学生四方参加的劝解座谈会上,我们学生慷慨激昂辩解甚至与领导和家长发生激烈争吵,当时父亲被惊吓得流泪不止惊慌失措,我竟然都浑然不觉,还是本县要好同学告诉我才知道,以后特别是自己做父亲后每次想到这一幕情景,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我可真是不孝之子中的大不孝子,是罪魁中的罪魁啊!基本的孝敬父亲都做不到,又何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本来就历经坎坷身心疲惫的父亲,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当时是多么担心自己儿子会受处罚不能毕业甚至会被判刑坐牢!虽然最后没有秋后算帐,我勉强也拿到了毕业文凭,被分配到一所偏远的农村附中任教。但经此风波,五十岁的父亲身体每况愈下,三十年来时好时坏!
我参加工作之初先后在古竹初中、石口中学、余干中学任教,2003年后再到县纪委监察局、档案局工作,对父亲的照顾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以弟弟姐妹他们照顾为主!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父亲自己为人忠厚,孝长爱幼,从小到大从不打骂我们兄弟姐妹,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情形之下,努力供养子女读书学习!进入人生暮年之后也从不对子女提任何要求!而我身为长子,虽在单位工作,但空有其名,既不能做到显亲扬名,甚至都不能为父亲晚年生活创造好一点的条件!父亲是极好极伟大的父亲,自己却是并不合格的好儿子,现在父亲不幸离世,脑海中往事连绵浮现,悔之何及?
有人说在时代的大江大海中,人生只是其中小小的浪花,何不随其波而逐其流?父亲病危弥留之际直至去世之后这些日子里,我难于平息自已的一些思考:天地之间唯人最宝贵,这大概应该一定是当今普世认同的价值观吧!人人都是父母所生,同时人人又都是天地自然之子,人人自然享有天赋的自由平等与追求人生幸福之权,在这一点上古圣今贤中西思想并无分别!儒家的大同世界佛家的极乐西天道家的神仙乐土与基督教的天堂包括共产主义理想,其实几乎是同一回事!在当今通讯交通等科技高度发展的互联网新时代,如果人人同修共进,为善弃恶,则美好天堂自在人人心中,人间即是天堂!历代仁人志士包括余干知名乡贤西汉长沙王吴芮南宋右丞相赵汝愚明代布衣理学大师胡居仁最高梦想或许也是追求公义仁爱的人间天堂吧!父亲是一个基督教徒,我热爱中华传统文化,我深信慈祥忠厚一生善良的父亲离开了坎坷不平的人间,此时此刻正在前往美好天堂的路上!


     敬爱的父亲大人,您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您!

                               吴首明
                                    2020年5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0-7-13 01:01 , Processed in 0.3649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