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29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江苏无锡宜兴 吴冠中 谦谦君子 傲骨永存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10:30:4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吴冠中说:黄山集中国山川之美,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

吴冠中 黄山松  上海泓盛2011春拍 成交价920万元
吴冠中 周庄    江南被吴冠中画的大气了

保利香港2016春拍“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在港举槌。封面拍品吴冠中《周庄》起拍价1.38亿港元,随后直接加价到1.5亿港元,最终以2亿港元落槌,加上佣金后成交价2.36亿港元,创造了吴冠中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同时也刷新了中国现当代油画的最高纪录。

2019年6月2日,吴冠中水墨画《狮子林》 以逾1.4亿元价格成交


吴冠中先生,个子不高,人瘦瘦的,筋骨身板,双目炯炯,一脸笑纹,说起话来,一口江南软语混成的普通话,和蔼得很,身边的人都习惯了他的谦谦君子之风。

吴冠中的家在北京丰台区方庄的一处老居民楼内,是个小四居,一入客厅就可以看出这家主人在生活上的简朴,几乎没什么装修,家具也都是用了好几年。偶尔有点区别的是,房内摆上一些艺术品,让这个家不言而喻充满了艺术气息。而在美术圈流传较广的是,吴冠中经常在楼下类似摆地摊的剃头发的老师傅那剃头发,长年一双运动鞋。人们说:吴老的物质生活追求是低点,艺术创作是高点。

吴冠中常给热爱艺术的年轻人提醒,要有殉道精神:热爱美术是好的,可以增加各方面的修养,但是你真的要成为画家,成一个艺术家,不那么简单,没那么多人都成为艺术家。因为,要成为艺术家的条件太复杂了,除了要功力,要学术经验,他还要痛苦。没有痛苦,不容易培养人,他曾说自己一生就在痛苦,晚年还作过一幅油画《苦瓜家园》,并说“苦,永远缠绕着我,渗入心田”。这位身材瘦弱的南方老人以强大的精神力行了自己对鲁迅精神的继续,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因为在他看来,走上艺术的路,就是要殉道。他还说,要做好艺术,还需要痛苦。

在社会上,吴冠中先生是璀璨夺目而饮誉海内外的艺术巨匠,闪烁着耀眼光芒,吴冠中的匠心独运的艺术造诣和屡创新高的天价拍卖纪录,铺天盖地而来。这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艺术大师、浩如烟海的天价画作、藏家眼中财富的代名词……在各类媒体汹涌的渲染之下,大名如雷贯耳。

吴冠中眼见自己作品在拍卖市场行情越来越高,他一反常态地将作品捐赠给了各大美术馆。他自己清醒地感觉到:自己的作品,越是下一代的越理解。所以他的作品要尽可能地留下来,留在美术馆,让后面人有所参考。

难得吴冠中先生,坐观风起云涌,气定神闲,中西合璧,锲而不舍,炉火纯青,终成一代巨匠。

1919年8月29日(阴历闰七月初五),吴冠中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闸口乡一个农民家庭,这里距太湖约10公里,一条西蠡河(也称浦阳溪)从乡村穿过,连接着常州武进与无锡宜兴。7岁时,吴冠中就读于吴氏小学。四年后入宜兴县县立鹅山小学学习。1931年小学毕业后,即考入无锡师范学校就读三年的师范初中,毕业后入读浙江大学代办的工业学校电机科,准备投身于实业界大干一番,但一场为期三个月的新生校际联合军训改变了他的命运。当时就读于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的朱德群因为个子大,排在队伍的前头,排队尾的小个子吴冠中与他聊天,知道朱德群是学画的,吴冠中说,“我也喜欢画画。”朱德群就建议他放弃电机专业,并带他去参观“杭州艺专”。

吴冠中在自传《我负丹青》中这样形容那次参观给他带来的人生巨变“我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图画和雕塑,强烈遭到异样世界的冲击。我开始面对美,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她捕获许多童贞的俘虏,心甘情愿为她奴役的俘虏。十七岁的我拜倒在她的脚下,一头扑向这神异的美之宇宙。”

于是,1936年,吴冠中考入“杭州艺专”,成为低朱德群一级的校友,两人也成为好友。晚上,吴冠中与朱德群经常结伴去画画。吴冠中和朱德群这样的一份友情绵延至今,第二年吴冠中进入国立杭州艺专,学习西洋画法,兼学中国画及水彩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校长林风眠率领全校师生撤离杭州。

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朱德群展览开幕当天,吴冠中上午、下午都前往现场,并关切地询问朱德群的夫人身体状况如何。生前吴冠中很少接受采访,却对来自朱德群那端的法国媒体毫不推卸,“我是因为朱德群的关系,才接受采访的。”

1943年,吴冠中在四川重庆沙坪坝青年宫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二战结束后,吴冠中考取全国公费留学绘画第一名,赴法国留学,就读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苏弗尔皮教授工作室进修油画。1948年,吴冠中的作品参加巴黎春季沙龙展和秋季沙龙展。

1950年,吴冠中回国后,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文革期间到河北农村劳动了三年,1973年,调回北京参加宾馆画创作。1987年,香港艺术中心主办“吴冠中回顾展”。1991年,法国文化部授予吴冠中法国文艺最高勋位。

1992年,大英博物馆首次为在世的画家吴冠中举办“吴冠中——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家”展览,并郑重收藏了吴冠中的巨幅彩墨新作《小鸟天堂》。第二年,法国巴黎塞纽奇博物馆举办“走向世界——吴冠中油画水墨速写展”,并颁发给他“巴黎市金勋章”。2000年,吴冠中入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通讯院士,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艺术家,这也是法兰西学院成立近二百年来第一位亚洲人获得这一职位。

2010年6月25日晚23时57分,吴冠中于北京医院病逝,享年91岁。

吴冠中以鲁迅为精神偶像,敢于直言。在2009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耕耘与奉献―――吴冠中捐赠作品”中,就有其精神父亲鲁迅的形象,与野草共生,出现在作品《野草》中。吴冠中告诉记者,“鲁迅我是非常崇拜的。我讲过一句很荒唐的话:300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那时受到很多攻击,说齐白石和鲁迅怎么比较。我讲的是社会功能。要是没有鲁迅,中国人的骨头要软得多。”

吴冠中家中也摆着雕塑家熊秉明所作的牛,从中不难看出吴冠中对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精神的推崇。而对鲁迅硬汉精神的继承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不断地对一些艺术现象开火。197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画展的吴冠中,在当年的文代会上当选为中国美协常务理事。在第一次理事会上,吴冠中对“政治第一、艺术第二”开火,整个会场没有人敢接他的话茬儿。

之后吴冠中把自己多年对美术的思考写成了《绘画的形式美》、《造型艺术离不开人体美》、《关于抽象美》等文章,系统地阐述自己的观点,提出要打一场“创造新风格的美术解放战争”。1992年,吴冠中所写的《笔墨等于零》在明报周刊上发表以后,在美术界引起广泛关注,艺术评论家贾方舟告诉记者,80年代中国美术界还比较禁锢,但吴冠中敢言,毫不顾虑地说出自己的革新之言,“他是中国现代艺术的启蒙者。”

吴冠中绘画的一生上演了无数的烧画事件。上世纪50年代吴冠中创作了一组井冈山风景画,后来他翻看手头原作,感到不满意,便连续烧毁。此后1966年,“文革”初期,他把自己回国后画的几百张作品全部毁坏后烧掉。1991年9月,吴冠中整理家中藏画时,将不满意的几百幅作品也全部毁掉,此举被海外人士称为“烧豪华房子”的毁画行动。

吴冠中对这一豪举给出的解释是,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而在烧画的同时,吴老对伪作的出现更是毫不含糊,直至对簿公堂。1993年11月,74岁的吴冠中状告两家拍卖公司拍卖假冒他名义的伪作《毛泽东炮打司令部》侵权,要求对方停止侵害、公开赔礼道歉。最终,吴冠中胜诉,此后吴冠中不停地与伪作做斗争。

2005年12月11日,一幅署名吴冠中的油画《池塘》在北京翰海拍卖公司拍卖,2008年7月1日,经过吴冠中本人的亲自辨认,该画被认定为伪作,他在画作中签上“此画非我所作,系伪作”。2009年,香港佳士得所拍的一幅署名为吴冠中《松树》的作品也被吴冠中本人证实为伪作,吴冠中说,“现在拍卖行所拍的假画都编了很多故事,那都是不能听的,但假画就是假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1-1-20 20:06 , Processed in 3.85475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