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6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至德精神 与 右翼思想以及左翼思想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8-4 12:21:0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0-8-6 10:18 编辑

有人说,中国的二十四史是帝王将相的家谱,或者说是统治阶层的历史。按此说法,在《史记世家》中的泰伯仲雍以及陈胜吴广,也是属于统治阶层,虽然陈胜吴广成为统治阶级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实际上,很显然,在《史记》的本纪、世家、列传之中,所记载的绝大多数都是政治人物。

从历史上看,泰伯虽然辞让王位,但泰伯做为政治人物,显然是极为成功的。周易曰:厚德载物。和平发展也就是承载万物、包纳万物、化育万物。泰伯在周国辞让王储的行为,使周国获得了和平发展,秦伯在江南聚民、筑城、立国的行为,使江南获得了和平发展,也可称之为至德载物,至德化育万物。

泰伯“辞让王位,开辟江南”的行为,被孔子称为至德,被后人赞为谦逊开拓的精神,并再引伸为追求和平发展的精神。以和平的形式追求发展,这种情况可以用杜甫的一首诗《春夜喜雨》来表达: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种“春雨润物细无声”的行为,也就是以和平形式追求发展的举措,也就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的形式追求发展,简单地说,是和平演变,这也正是谦逊开拓的精神,这即是至德精神的发扬。

同时,润物细无声,这正是《道德经》中所说的“大音希声”,真正巨大的声音,是“于无声处”,是无声。“吴”字是大声喊叫的意思,然后最大的更大的声音,是无声,是润物细无声,是和平发展,吴祖泰伯这样的润物细无声,可以跨越千古,不可谓不大。

由于人们对于孔子儒学理解的不同,从而发生对孔子的争议,但是,孔子赞赏的泰伯至德之举,在历史上并没有引起争议,历朝历代都有文人墨客以及达官显贵对此加以褒扬。这一点,使得泰伯后裔只要遵从至德精神,就很容易获得道德优越感,很容易就占领道德制高点。

由泰伯的行为所表达的思想,很容易让人们想到政治范畴中的右翼思想。“右翼”或者说“右派”的概念,源自于法国大革命时期。

当时的法国社会分为三个等级:教会僧侣为第一等级,世俗贵族为第二等级,而资产阶级、普通市民、农民、手工业者等属于第三等级。很显然,第一第二等级,属于收税用税阶层,第三等级,属于纳税缴税阶层。第三等级中有来自各行各业、从富人到贫民的形形色色的人,成分非常复杂。1789年7月14日,第三等级民众攻占了法国封建王权的象征——巴士底狱,之后又夺取了巴黎市政府,并组织起了制宪会议,第三等级掌握了政权。这就是资产阶级大革命。1789年8月26日,由第三等级代表组成的制宪会议通过了著名的《人权宣言》,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了“人人生而平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原则。

革命成功之后,第三等级的人们(纳税人)将国家的税款从第一第二等级的人们手中夺过来之后,如何使用税款,也就是说,如何“分蛋糕”,对于这个问题,第三等级内部产生了分歧。在制宪会议的会场上,第三等级中主张温和改良的坐在右边,这种主张称为右翼思想,第三等级中主张激进革命的坐在左边,这种主张称为左翼思想,于是产生了左派右派。

右翼思想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主张保守、维持现有秩序,只要给予个人以自由和权利,社会自然会往善的方向演化。左翼思想认为“人之初、性本恶”,主张革命,改变现有秩序,社会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加以管制,否则社会必然会滑入人与人的激烈争斗之中。

打个比方说,右翼思想是园丁思维,主张现有条件下对树枝进行修修剪剪,不能一下子把树整死了。左翼思想认为要直接把现在的树砍掉,再种一颗树,或者不种树了,而是种花,会更好些。简单地说,主张能不管就不管的,让个人自由的,是右翼思想,主张能管就管的,是左翼思想。

一般来说,右翼思想认为社会财富应该与人的能力想匹配,认为物竞天择、强调人的能力差异,追求精英政治与特权政治,认为国家税款应该更多地服务于精英阶层,这样就可以产生更大的规模效应,社会将更加有活力。而左翼思想,追求社会财富公平分配、讲究民主和人的个性化差异、认为人人平等,国家税金应该更多服务于广大民众,这样才可以形成国国家发展的土壤肥沃,从而孕育出更多的新生事物,社会将更加有希望。

总之,站在地位比较高的阶级一边的人,站在少数精英阶层的立场上的,就是右派。指站在地位比较低的阶级一边的人,站在大多数民众的立场上的,就是左派。

实际上,很多事情,保守比自由更安全,温和改良和激进革命更适合,采取右翼方式更好。当然,对于有些事情,整个摊子已经烂到骨子里了,还不如激进一点,推导重新来过,采取左翼方式更好。关键是看,这是什么时期,这是什么事情,能否预料到结果,能否承受激进的代价。

事实上,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均等,这种社会现象,在客观上调动了社会成员积极性,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杠杆。操作这个杠杆,有一个合理的‘度’(现代经济学称之为表征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超过了这个“度”,社会就要爆炸;消灭了这个“度”,社会就失去了活力和前进的动力。

由此可见,泰伯的至德精神,追求的是和平发展,这种精神更接近于右翼思想,接近于保守派,保皇党。因为泰伯的行为,是倾向于维护现有统治阶级与既得利益阶层。

然而,重要的是,至德精神与左翼或右翼思想最大的不同是,无论左翼右翼,主张的都是国家的税收,社会的财富,向某一方倾斜,都是慷他人之概,慷国家之概,不是让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某个阶层争取利益,从而谋求社会发展。然而,至德精神,是慷自己之概,是真正的慷概,是牺牲精神,是让出自己的利益,而谋求社会发展。虽然目标都是谋求社会发展,但所采取的路径,有天壤之别,有云泥之别。

所以,李白赞道:泰伯让天下,仲雍扬波涛。清风荡万古,迹与星辰高。泰伯的至德精神,是日月星辰,是星辰大海,而左翼右翼的思想,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争权夺利,是认为利益向某一方倾斜,更有利于社会发展。至德精神,则是表示利益不要向自己的一方倾斜。

当然,说句题外话,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所谓的右派分子,与上述的右翼思想以及左翼思想,完全不同。当年,中国突然出现了55万个右派分子,有的罢免职务,有的撤销各种资格、有的劳动教养,有的进入牛棚,有的进入5.7干校,有的身败名裂,有的家破人亡,受屈22年。比如章伯钧,他认为“现在工业方面有许多设计院,可是政治上的许多设施,就没有设计院。我看政协、人大、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应该是政治上的四个设计院。应该多发挥这些设计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设,要事先交给他们讨论,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彭文应表示:“社会主义社会中,官多了,官僚主义也多了。如何制止官僚主义?只有民主!”这样的言论发表之后,就被指认这是反共、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反国家,反政府、是卖国,是汉奸,是走狗,是不懂感恩人民、不懂感恩政府,是要激起人民的不满,所以需要最大限度地限制他们的言论自由与人身自由,以防流毒扩散。

当然,很多人都看到,他们的言论与他们被扣上的帽子,并没有表里关系,更不是什么右翼与左翼的问题,但是,由于给人扣帽子的势力,掌握了国家暴力机器,所以,即使那是明显的别有用心,人们在当时也不敢加以辩护,于是,社会就进入了政论家吴思所说的“他们散布谎言,我们伪装相信”的封建模式。这种行为,与至德精神丝毫无缘,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第三等级的左派右派也毫无瓜葛,那种作为,只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第一第二等级的猖獗而己。

真正的左派,支持社会平等,讲求结果公平。真正的右派,认为社会分层有其自然性和不可避免性,讲求程序公正。所以说,平等为左,自由为右。

而现代所谓的白左,主张对富人加税,提高穷人福利,主张同情弱势群体或者少数派(例如难民、少数民族)、反对性别歧视,主张保护生态环境(例如野生动物)。实际上,纳粹刚刚掌权,在动物保护方面就已经有了几个大动作:立法规定禁止“所有屠宰温血动物而未先经麻醉之行为,不论其系出于故意或过失”,立法规定“全面禁止动物的活体解剖”。白左们似乎是政治正确、同情全世界,是救世主,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凸显自己的宽容、平等,与道德优越感。

对于白左,你可以感觉他们说得不对,然而你又不敢反驳,因为他们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你非常认同这种价值观,可是你客观做不到。口头上喊着“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却施行“不让人民知道”。

而现代所谓的极右者认为,希特勒唯一的错误就是屠杀了犹太人,因为犹太人是更优等的种族。白人屠杀印第安人那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优胜劣汰,是人类社会的演进;希特勒屠杀德国的其它族裔没有问题,因为日耳曼人高大、帅气,是优等的种族。

从这一点来看,至德精神与白左的思想更加接近。因为极右思想与至德精神的包容万物截然相反,

然而,有人指出,大航海时代,白人肆意杀戮印第安人时,几乎听不到白左呼吁世界和平的声音,只有一些牧师在忽悠印第安人不要反抗。后来,白人先用坚船利炮轰开中国的大门,再派传教士兴建教堂医院传播福音。似乎是,白右负责杀戮,白左负责忽悠,白右靠实力屠杀,白左靠人文洗脑。白右提供战士,白左是巫师。右手把你打残,左手给你擦点麻醉药。右手拿着喇叭喊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左手拿着嗽叭喊“神爱世人、信我永生”,白左与白右,就是这样的相辅相承。

《韩非子·亡征》:见大利而不趋,闻祸端而不备,浅薄於争守之事,而务以仁义自饰者,可亡也。翻译:(一个国家)见到事关自己根本利益的事情而不去做,听到可能引起祸端的事情而不加以防备,在抵御外敌之事上知之甚少,却忙于用道德仁义粉饰自己,可能会灭亡。

极左(白左)是突破了左派的底线;极右(白右)则是突破了右派的底线。而至德精神,决不是标榜,决不是粉饰,而是实实在在的厚德载物,利国利民,具有功利主义色彩,是讲求实际,讲求实效。而且是牺牲自我切身利益,出让自身巨大利益,来实现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所以,孔子说的是“民无得而称”,民无得而称,按现代股市术语来说,是止损。虽然民无所得,但为民止损。泰伯至德行为,让人民免于陷入战乱之中,从而减少损失。这对于人民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对于国家来说,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由此可见,以谦逊之态,让出自己的利益,实现大众的和平,以和平促发展,春雨润物细无声的至德精神大发扬,不是口号,而是功效。不仅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也是维护众生利益,这不是左翼思想与右翼思想可以比拟的,至德精神,与主张争夺的左翼思想与右翼思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相提并论,与主张巧取豪夺的极左极右更不可相提并论。

综合来看,至德精神,目标与左翼相似,实现目标的手段,与右翼相似。以温和的方式,实现世界大同,这就是至德精神的本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20-8-6 10:17:46 | 只看该作者
至德精神 与 右翼左翼思想

有人说,中国的二十四史是帝王将相的家谱,或者说是统治阶层的历史。按此说法,在《史记世家》中的泰伯仲雍以及陈胜吴广,也是属于统治阶层,虽然陈胜吴广成为统治阶级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实际上,很显然,在《史记》的本纪、世家、列传之中,所记载的绝大多数都是政治人物。

从历史上看,泰伯虽然辞让王位,但泰伯做为政治人物,显然是极为成功的。周易曰:厚德载物。和平发展也就是承载万物、包纳万物、化育万物。泰伯在周国辞让王储的行为,使周国获得了和平发展,秦伯在江南聚民、筑城、立国的行为,使江南获得了和平发展,也可称之为至德载物,至德化育万物。

泰伯“辞让王位,开辟江南”的行为,被孔子称为至德,被后人赞为谦逊开拓的精神,并再引伸为追求和平发展的精神。以和平的形式追求发展,这种情况可以用杜甫的一首诗《春夜喜雨》来表达: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种“春雨润物细无声”的行为,也就是以和平形式追求发展的举措,也就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的形式追求发展,简单地说,是和平演变,这也正是谦逊开拓的精神,这即是至德精神的发扬。

同时,润物细无声,这正是《道德经》中所说的“大音希声”,真正巨大的声音,是“于无声处”,是无声。“吴”字是大声喊叫的意思,然后最大的更大的声音,是无声,是润物细无声,是和平发展,吴祖泰伯这样的润物细无声,可以跨越千古,不可谓不大。

由于人们对于孔子儒学理解的不同,从而发生对孔子的争议,但是,孔子赞赏的泰伯至德之举,在历史上并没有引起争议,历朝历代都有文人墨客以及达官显贵对此加以褒扬。这一点,使得泰伯后裔只要遵从至德精神,就很容易获得道德优越感,很容易就占领道德制高点。

由泰伯的行为所表达的思想,很容易让人们想到政治范畴中的右翼思想。“右翼”或者说“右派”的概念,源自于法国大革命时期。

当时的法国社会分为三个等级:教会僧侣为第一等级,世俗贵族为第二等级,而资产阶级、普通市民、农民、手工业者等属于第三等级。很显然,第一第二等,属于收税用税阶层,第三等级,属于纳税缴税阶层。第三等级中有来自各行各业、从富人到贫民的形形色色的人,成分非常复杂。1789年7月14日,第三等级民众攻占了法国封建王权的象征——巴士底狱,之后又夺取了巴黎市政府,并组织起了制宪会议,第三等级掌握了政权。这就是资产阶级大革命。1789年8月26日,由第三等级代表组成的制宪会议通过了著名的《人权宣言》,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了“人生来平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原则。

革命成功之后,第三等级的人们(纳税人)将国家的税款从第一第二等级的人们手中夺过来之后,如何使用税款,也就是说,如何“分蛋糕”,对于这个问题,第三等级内部产生了分歧。在制宪会议的会场上,第三等级中主张温和改良的坐在右边,这种主张称为右翼思想,第三等级中主张激进革命的坐在左边,这种主张称为左翼思想,于是产生了左派右派。

右翼思想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主张保守、维持现有秩序,能不管就不管,只要给予个人以自由和权利,社会自然会往善的方向演化。认为社会财富应该与人的能力想匹配,认为物竞天择、强调人的能力差异,追求精英政治与特权政治,认为国家税款应该更多地服务于精英阶层,这样就可以产生更大的规模效应,社会将更加有活力。

左翼思想认为“人之初、性本恶”,主张革命,改变现有秩序,社会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加以管制,主张能管就管,认为人人平等,追求社会财富公平分配、国家税金应该更多服务于广大民众,讲究民主和人的个性化差异、这样才可以形成国国家发展的土壤肥沃,从而孕育出更多的新生事物,社会将更加有希望。否则社会必然会滑入人与人的激烈争斗之中。

总之,站在地位比较高的阶级一边的人,站在少数精英阶层的立场上的,就是右派。真正的右派,认为社会分层有其自然性和不可避免性,讲求程序公正。指站在地位比较低的阶级一边的人,站在大多数民众的立场上的,就是左派。真正的左派,支持社会平等,讲求结果公平。所以说,平等为左,自由为右。

实际上,很多事情,保守比自由更安全,温和改良和激进革命更适合,采取右翼方式更好。当然,对于有些事情,整个摊子已经烂到骨子里了,还不如激进一点,推导重新来过,采取左翼方式更好。关键是看,这是什么时期,这是什么事情,能否预料到结果,能否承受激进的代价。

事实上,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均等,这种社会现象,在客观上调动了社会成员积极性,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杠杆。操作这个杠杆,有一个合理的‘度’(现代经济学称之为表征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超过了这个“度”,社会就要爆炸;消灭了这个“度”,社会就失去了活力和前进的动力。

由此可见,泰伯的至德精神,追求的是和平发展,这种精神更接近于右翼思想,接近于保守派,保皇党。因为泰伯的行为,是倾向于维护现有统治建制与既得利益阶层。

而现代所谓的白左,似乎是政治正确、同情全世界,是救世主,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凸显自己的宽容、平等,与道德优越感。而现代所谓的极右者认为,希特勒唯一的错误就是屠杀了犹太人,因为犹太人是更优等的种族。希特勒屠杀其它族裔没有问题,因为日耳曼人高大、帅气,是更优等的种族。白人屠杀印第安人那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优胜劣汰,是人类社会的演进;

从这一点来看,至德精神与白左的思想更加接近。因为极右思想与至德精神的包容万物截然相反,

然而,重要的是,至德精神与左翼或右翼思想最大的不同是,无论左翼右翼,主张的都是国家的税收,社会的财富,向某一方倾斜,都是慷他人之概,慷国家之概,不是让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某个阶层争取利益,从而谋求社会发展。然而,至德精神,是慷自己之概,是真正的慷概,是牺牲精神,是让出自己的利益,而谋求社会发展。虽然目标都是谋求社会发展,但所采取的路径,有天壤之别,有云泥之别。

所以,李白赞道:泰伯让天下,仲雍扬波涛。清风荡万古,迹与星辰高。泰伯的至德精神,是日月星辰,是星辰大海,而左翼右翼的思想,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争权夺利,是认为利益向某一方倾斜,更有利于社会发展。至德精神,则是表示利益不要向自己的一方倾斜。至德精神,决不是标榜,决不是粉饰,而是实实在在的厚德载物,利国利民,具有功利主义色彩,是讲求实际,讲求实效。而且是牺牲自我切身利益,出让自身巨大利益,来实现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所以,孔子说的是“民无得而称”,民无得而称,按现代股市术语来说,是止损。虽然民无所得,但为民止损。泰伯至德行为,让人民免于陷入战乱之中,从而减少损失。这对于人民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对于国家来说,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由此可见,以谦逊之态,让出自己的利益,实现大众的和平,以和平促发展,春雨润物细无声的至德精神大发扬,不是口号,而是功效。不仅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也是维护众生利益,这不是左翼思想与右翼思想可以比拟的,至德精神,与主张争夺的左翼思想与右翼思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相提并论,与主张巧取豪夺的极左极右更不可相提并论。

由此可以看到,至德精神,其目标与左翼思想很接近,而实现目标的手段与右翼思想很接近。

另外,《韩非子·亡征》:见大利而不趋,闻祸端而不备,浅薄於争守之事,而务以仁义自饰者,可亡也。翻译:(一个国家)见到事关自己根本利益的事情而不去做,听到可能引起祸端的事情而不加以防备,在抵御外敌之事上知之甚少,却忙于用道德仁义粉饰自己,可能会灭亡。做为泰伯后裔,标榜三让天下,高举谦逊谦让的至德旗帜,传承泰伯高风亮节的伟大事迹,很有必要的。但是,如果是在高举谦逊谦让的至德旗帜的同时,以此为傲,产生傲慢情绪,表现出傲慢的态度,而不是以谦逊谦虚的态度来举起谦逊谦让的至德旗帜,那么,很显然,这必然是走到了至德的对立面,也就是不德或缺德。因为谦逊与傲慢,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心理状态与处事立场。这一点,做为高举泰伯至德旗帜的泰伯后裔,尤其要保持警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1-1-21 09:32 , Processed in 0.35885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